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汶川阿尔村的释比文化概述

2017-04-21 来源:西羌文化

  “释比”、“许”为羌语,意为巫师。巫师作法即以一定手段重新唤起某些情感的再现活动。过去羌族在祭山、还愿、驱鬼、治病以及对死者的安葬和超度、结婚的择期、敬神和祝福、新生婴儿的命名等活动中都离不开释比。

  “释比”活动在中国古代、近代较为盛行,它诚然是带着非科学的迷信色彩。然而以历史的辨证观来看,这种“释比”正是羌民族千百年生活方式溶铸的韵律,蕴藏着民族文化的金与沙。

  羌族和世界其他一些民族一样,在人类史的初期,时常对许多现象不能理解,朦胧地感到幸福和痛苦,成功与失败的后面宛若有种宏大无比神奇的力量。他们乞求命交好运,获取五谷丰盛、人畜兴旺的太平盛世。由此“释比”便产生了。当天旱无雨时,“释比”为求降雨,走向山峰、敲击陶器,咒声大作;战争时,“释比”又往往以刚毅地舞术、磨擦、抛掷、埋匿,使每个参战者能联想到攻击、防御的技能;围猎时,“释比”时常在神坛外围奔跑,挥舞火炬,使人们领略到动物畏火之神灵;恋爱时,“释比分动作舒缓举止柔和,咒语悠悠扬扬。这一切,仿佛“释比”的所作所为是对生活的彩排。从“释比”作法时穿短褂、围白裙,披豹皮、头戴三角帽、踩犁铧头、净水洗手、摇皮鼓、使神杖、敲铜锣、照铜镜、挥令牌,动骨卦等等,无不使我们联想敦煌壁画中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静动结合的艺术造型,显现出一种民族文化在“形”上的暗合。

  因此,“释比”虽是一种带着浓重唯心主义色彩的“巫术”,但作为一种文化它在今天羌民族人的生活中仍有其深远的影响力,在某些方面仍可给我们诸多启示。

  许——阿爸许

  许(‘许’羌语,汉译‘端公’。羌族宗教经师文化)许——释比文化之一。源于人类蒙昧时代“万物有灵”的原始拜物教。带有封建迷信的愚昧成份,羌人又称其为——许文化。许文化在封建社会,对团结羌民,继承祖志,保持民风民俗,防御外侵,消灾防灾灭病,传扬历史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许是羌族人中的知识分子。懂得羌人历史、传说、典故,会唱史诗和民间故事。且懂得天文地理,草药丹方,人体生理结构,阴阳功能,是不脱产的宗教师。“官有多大,许有多大”,被尊称为“阿爸许”。生话中,诸如祭山、治病、还愿、驱鬼、招魂、安葬、婚娶等都须请“许”主持和操办。(主要是解放前,现在在不少羌族地区又开始盛行。)

  “阿爸许”都有一定的气功功底,有的是“刀山敢上火海改闯”的超级气功师。通常见到的有“踩红锅”、“踩铧头”、“吐油火”、“上刀山”、“开红山”……练就有绊法、定根法、雪山咒法、黑山法、吹法、指画法等等。“端公一口气,能使笕槽水倒流。”看了使人目惊口呆。

  经师的诵经分上、中、下三坛。有古老的竹简经书,有古羌文字的羌语唱经,古文字符号的端公印。一般均以口授传教。受教人必须聪慧,精明强干。不仅会唱诵经文、会法事,知历史、懂医理、有气功,而且精通各种历法,特别是羌历法,计算要精确,羌历法的计算,被誉为“铁板算”。

  上坛经属神事。序经十部,正经二十部。请神、敬神、许愿、还愿;中坛经属人事。七部。打扫房屋、打太平保护、治病送鬼、测算凶吉;下坛经属鬼事。十二部。驱赶鬼怪,同魔鬼打仗,为凶死者(如滑坡、落水、刀杀、上吊、难产死等)招魂除黑。上、中、下三坛经共三十九部。有的地区每坛经为十二部,共三十六部。基本经典为二十四部。

  上 坛 经《还 愿》

  千千兵马,万万神军。从前羌民风餐露宿,靠了石匠砌起房屋,才得安居乐业。但身体不好,骨瘦如柴。羌民无奈,在神前许了一台天愿,下年庄稼收了,酒做起了,五谷之神不吃,羌民不敢吃,所以现在敬酒还愿……让一寨老少男女,无灾无难,莫病莫痛。

  第十四部《索》:《请神归位》

  端公遇事总爱分,分天分地分公母。千千祖师在侧面,不敢违背祖师言。一分山来二分树,三分平地四分岩,五分沟河六分渠,七分大坪与小坪,八分路途千里远,九分村寨村连村,十分城池开四门。天分地分完毕了,开口来请诸神灵。(从成都、郫县、灌县、汶川、理县、茂县、黑水、松潘、北川……数点诸神灵)端公作法请动你,神功神力佑人。神鸡神羊已献过,恭请诸神归原位……

  羌族文化传人——许

  由于羌族文化失于文字记载,多为传承性的口头文学创作。其丰富多彩,质朴无华,且具有民族特色的传统历史和文化,都只能以宗教文化的形式保留下来。于是,羌族的释比就成了唯一的既是宗教职业者,也是羌族文化的传承人。

  羌族语言不尽统一,仅一河之隔或一山之阻,语言就有差异。雁门乡小寨子袁祯祺老“释比”、绵虒西羌第一村王治国老“释比”、龙溪乡巴夺寨余明海老“释比”,他们诵唱的“三坛经”就各有差异。

  一、龙溪羌族三坛经

  上坛经内容为:开坛请天神(格底莫比阿拉其),意为庄稼收毕,向神汇报,祭品洁净,请神享用。告白诸神(刮巴),意为祭品虽少,切勿嫌弃,乞保安宁。请寨盘业祖和寨神(阿布其亚),意为告白二十三寨业祖寨神,今日还原请来享用,把每寨业祖和寨神呼遍。解秽词(塔溜比亚比亚),意为牺牲的牛、羊、鸡等动物都熏了香柏、淋了洁水,无秽无垢,才敢奉献。安神(出学),意为祭祀地已打扫干净,香柏枝已熏烧,请神来。向神献青稞籽(十希刹),意为已丰收,献神粮和肉,保佑来年又丰收。颂锄神(觉比),意为颂锄头给羌人带来的各种好处,并附祭神牲口由多到少的原因。

  中坛经内容为:唱娶嫁(母其):意为羌族男入赘女家,因女子不尊习俗和不清洁,不听父母教育,神怒,令女嫁男娶。送鬼邪(陆比刹):意为祭神,做吉事都得先送鬼邪后才能顺利。解畜圈秽气(休呷):是释比做“太平保福”的法事,意为原来养畜难发展是因未管理好和没有供神灵,如今“畜圈”洁净六畜旺,畜圈解秽大发展。颂祖先:“木姐珠”和“燃比娃”,还天愿地愿敬神后再颂祖先种种恩德,意为祖先下到人间后,从事生产,“木姐珠”因忙于事务,变得邋遢懒散,天神知道后给她惩罚。羌戈大战(戈基戛补):叙述羌族祖先从北部迁徙到岷江上游来,受到戈基人的凌压与之大战。叙述中把戈基人比为邪魔妖怪和农害,并诅咒和驱赶戈基人。敬铁神(哭巴米亚):叙述从开矿、冶炼、运回的过程,并把运铁路线,经过地名一一说明。除农害:每年在九月三十日做法事唸经,要把对庄稼有害的禽、兽用石做模型,放入事先备好的洞内,用泥封住,做面狗在洞口看守,以防禽兽危害农作物。修磨房敬神(勿达柳)叙述修水磨时的各种工序,愿石坚磨籽,为羌人造福。龙溪“释比”哪里来(厄阿子促):意为祖师“哈比母”来自神仙居住的非凡地,常年云游,回到羌区,样样安好。

  此经与农事有关,唱经时一问一答。如“正月采什么花?正月里采酥麻花;二月里采什么花?二月里采河坝里花;三月里采什么花?……”一直唱到十月初一是羌年,村村寨寨还大愿。收庄稼敬神(喜紫尾):意为种种庄稼收回家。二十三寨羌人很高兴,燃香杀羊祭天神,丰收还愿不愁,灾年还愿难,求神保佑明年大丰收。收庄稼敬寨盘业祖神(国君):此经为十月初一还大愿诵。意为寨寨都有业祖,先辈创业辛苦,子孙丰收还愿理应当。修房竣工敬天神(勒助瓦阿略):意为砍了圣洁的杉杆,砌好供神的“那萨”(石塔),新房盖成须杀鸡宰羊谢神恩。安神(麦基出):内容为新房建好后需安各神灵位,从四角神起安到天、地、人、畜。意为天无忌、地无忌、人无忌、畜无忌、百事无忌,大吉大利。(离捉):十月初一祭祀完毕“释比”唱的,意为“今年庄稼实在好,所有粮食收回家,十月初一愿已了,祝福村寨众乡亲,青山常在老人健,岩石永驻山岗上,你们经验多且好,教育后代方法多,丰收过后人人庆,怎能忘记老年人。天天向上青年人,勤劳智慧务耕作,待人谦和敬上辈,希望寄托青年人,来年再庆大丰收”。龙溪乡的“释比”也会做下坛经,其内容与绵虒的下坛经大致相同。

  二、绵虒羌族三坛经

  上坛经有“序经”、“正经”之分。“序经”为十段,内容为:①“出学”(即解秽,四段)。②“笛雪儿波”(还愿开始)。③“木姐珠”(仙女),羌人始母)④“国”(两面神,又称好坏神)。⑤“默默格”(说好和来,坏的去;白的来,黑的去)。⑥“不灰”(释比制纸旗时唱)。⑦“尕”(述说戈基人智力不全是白痴)。⑧“勒”(问询家中如何出了怪事)。⑨“色国作”(请诸神参加还愿会)。⑩“国”重唱两面神段要好的、送坏的)。“正经”为12段,是坛上诸事已备好后做法事的时唱的,内容为:⑴“遮”(解秽词)。⑵“对依”(不管在外在家,一切事应分好坏黑白,要好的白的)。⑶“尔”(遇事该说才说,不该说的不说)。⑷“枯”(述人生的苦情劳累)。⑸“巴”(述修房造屋和装扮房屋)。⑹“额”(述五年四季花草树木、庄稼牲畜,随季节变化而生死枯荣和节日敬神请客)。⑺“助耶”(还羊愿,述“释比”杀生该杀才杀,该杀的杀了有罪,不冒充“释比”,冒充有罪)。⑻“色世”述箭的来源,还箭愿时要唱此段以)。请祖师帮还愿,⑼“折”(请祖师帮还愿,“释比”杀鸡羊时唱)。⑽“波”还杉枝愿,房顶插立杉枝唱此段)。⑾“俄”(还牛愿,说牛有好坏,不犁地的牛是天上神牛,应宰还愿)。⑿“索”(述还愿时辰到,天边亮了,天门天了,东方发白,该还愿了)。

  中坛经是有关人事的经典,“释比”做丧法事唱的。父母死后请“释比”作法事时,“释比”颂唱,群众对唱,共有七部,开始先请17寨神,献几片肉、用竹签插上,第一片献给“木勿哀”(“释比”祖师之妻,专同占卜,会扯索挂),然后唱七部中坛经。内容为①“雪阿日”(颂老人生前功绩和显赫的名望)。②“得抽子”(意为乌云来了,祸事莫测,患病不起去逝)。③“孤石”(述死者该穿戴的齐备了)。④“格尕日”(述死者与家人亲族意别情)。⑤“阿萨补”(述死者灵房、棺木、坟墓)。⑥“牛以彻”(请死者给后人留吉免灾)。⑦“勒屋哀”(决为丧葬期费财费物,安葬好了后会招财)。

  下坛经主要是驱鬼送魔或为凶死(非正常死亡者)招魂,为丧家除煞。开始作法时以颂上坛经“笛雪儿波”不序,后才念下坛十二部经,其内容为⑴“质”(间为羌人遇到恶运和意想不到的天灾人祸,“释比”作法时留好去恶)。⑵“迟”(叙述羌人曾同别的民族发生战事,从松潘打到灌县外六城又打回来,后谈判立约,双方团结)。⑶“鄂”(叙述羌人牲畜害瘟,“释比”骂瘟神,赶走六畜鬼)。⑷“德”(意为家中村寨发生不正常现象,“释比”驱邪魔逐鬼怪)。⑸“则”(意为村寨家人多病痛,“释比”为消灾灭祸作法)。⑹“米亚”(意为羌人家中粮食不够吃,东西不耐用,牲畜不发展,“释比”唱此经驱除邪魔)。⑺“决”(意为“释比”不是冒充的,该惩就惩,不该惩的不惩)。⑻“毕”(意为羌人办事,难免有人说好坏,坏话验应了,家中不吉多口角,“释比”唱此经消灾。⑼“里依”(意为家中鬼魔作崇,“释比”唱此经驱鬼魔)。⑽“模”(意为“血光”难产,在家作怪,必须驱除赶走灭掉)。⑾“尔”(意为木匠修“天城”、“地城”伐木惊动天君、地君,受到报复,非正常死亡,“释比”驱恶鬼,索魂)。⑿“司”(意为羌人梦幻多,“释比”为其解梦,留好梦,去恶梦)。

  三、雁门羌族三坛经

  经典也是分上、中、下坛,每坛十二部,上坛经为请神、敬神、许愿、还愿;中坛经为治病送魔驱鬼除怪,扫房安神,化水消灾;下坛经为与魔邪精怪拼搏,压伏魔鬼。下坛经是以中坛经为主要内容,“释比”演唱时语气加重,面目凶狠严峻,有时用司师刀令牌扣打,上坛经的内容为“息”、“笛”、“罗细”、“代细”、“出”、“日补”、“吉”、“壳”、“日波合格”、“木吉珠”、“ 银已”、“索”十二部。中坛经内容为“息”、“笛”、“日”、“缔基格补”(又称“赤吉格补”)、“茂”、“叶”、“日莫”、“日佐”、“布”、“萨”、“颇”、“巨泽”,雁门“释比”不管上、中、下坛,都要唱诵上坛经中和“息”,内容为近到远,沿岷江、杂谷脑河两岸各羌寨山神都请到,共五十多册神。谢天还愿时还要请“地盘业主”,从雁门就要说到灌、郫、成都等地业祖名。这与绵虒、龙溪二乡、镇“三坛经”略有不同(其它各经意略)。

  羌族“释比”(羌语)又称端公,县内羌区有不同的称谓。绵虒的“释比”祖师羌语叫“阿爸木拉”、端公称“许”、“什比”、“比”。传说“释比”是天神家专管占卜凶吉、驱邪治病、送妖驱鬼的人,随同天王三公主下嫁给燃比娃时下凡。龙溪乡的“释比”祖师羌语称“十打齐莫”、“哈比母”,尊称为“比不若姓”,自称“比”、“诗卓”。雁门乡的“释比”祖师称“阿爸锡拉”,尊称为“比”,自称为“许”。“释比”是不脱产的羌族宗教人士央羌人中有很高有威望,师承一人,术各有异,约分为十二支派,互显神通,互不妒忌,互不交流,无系统组织宗教和寺庙,但供奉始祖猴头(“释比”不供猴头),有妻室儿女,各大寨中均有一、二名。人事活动有祭山、还愿、安神驱鬼、招魂、治病、除秽、消灾、灭祸、丧葬、娶嫁、超度等。法器有羊皮鼓、神棍(杖)、司刀、铜锣(铃、印、镜)、令牌、兽骨器(卦、骨、爪、齿)、古钱、法水瓶、骨珠骨链等。作法事时,头戴猴皮帽,猴皮帽上三尖。一尖代表黑白分明,二尖代表天、三尖代表地,帽上缀七或九个贝壳,身青白衣白羊皮褂(毛向外),套白裙,身体半蹲,踽踽而行。

  “释比”作法必须打羊皮鼓诵经。上、中、下坛使用的皮鼓分白、黑、黄三色。白鼓拿来上坛用,黑鼓拿来家庭用,鬼事凶事用黄鼓。

  羌族的许、释比,一般说来宗教还没有被政权利用或被其扶持发展,许在政治上与统治阶级没有联系。由于他们通晓本民族的历史传说,所以在群众中还是受尊敬的.又因他们有“法术”,不少人甚至还怕得罪了他们。

  许的法器、法衣

  释比的法器有神杖,长约1.5米,上端为狮头或人头形,下端插入锥形尖铁,常用长有旋结的藤棍做成;半面羊皮鼓一个,鼓内横撑手握的柄。作法事时皮鼓周围贴白纸条,内有响铃一对,一为一口钟、一为扁形。铜质法水瓶一个,还有响盘、铜镜和专为解秽用的鹰爪,鹰头、独角、令牌及一串野兽牙齿,木质或骨质羊角形神卦等。

  做法事时,头戴金丝猴尖尖帽(传说,很久以前金丝猴曾救了释比的性命,故释比尊金丝猴为“护法神”),身著对襟短褂,上缀黑、黄、白三色,纽扣三排,下穿齐脚白布裙、白绑腿。法衣只能在做法事时穿,法器是不能让人玩弄的。有

  的法器即使自己要用,也得事先净身洗手。 

  许的活动

  解放以前,汶川羌族地区释比较多,当时文化落后,医药卫生事业不发达。因此,人扪常把自己不可理解的事情,无法抗拒的疾病,都寄托于释比的“法术”来解决。名各村寨的祭山、还愿更是少不了要由释比来主持的。婚、丧事推算日子、卜葬地、安神、祛解、看水碗、招魂、除秽等都离不开释比或许。传说,法事大的释比不需主人告诉他,自己就可寻得非正常死亡者死的地方(如落河、跌岩等),还能施用大法术吓鬼。如“坐红锅”:赤脚踩烧得通红的铧 头,把烧红的铁链围在颈项上。“翻刀山”等。

  由于受汉族宗教信仰的影响,一些靠近汉区的羌族群众,遇疾还习惯于请道士做道场。多属以讹传讹,以致更迷信化了。作为羌族文化唯一的传承人——许,只要抨弃封建迷信之糟粕,才能更好的传承其本民族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随着科学、文化的发展,学释比或许的人已经没有了。

  祭山还愿会

  祭山是羌民的大典,谚语说:“皇帝祭社,百姓祭山”。下面仅以龙溪阿尔村祭山会为例:龙溪乡阿尔村的祭山会,又名“山王会”、“山神会”、“转山会”、“祭天会”。

  羌族一般居住在高山峻岭,认为民众、牲畜、庄稼等一切生灵全靠山神保佑,坐位在“祭山会”上祈祷天、地人间诸神,保佑羌人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地方太平、百事顺遂。祭山的时间各地不一,一般是在农历正月、五月、十月、一年一次或二、三次。羌寨附近的山上一般都有一遍茂郁的老树组成的“神林”。树前的空地便是祭祀的场所。祭祀处修有石塔,主要有数个代表诸神的白石,由轮流担任的会首以及会首的得力助手协助筹备。龙溪乡一带的祭山会多在五月举行。

  祭山仪式一般由本寨会首牵头,巫师主持。羌语称“释比”、“许”或尊称为“阿爸许”,是一种不脱离生产劳动的宗教师。是羌族中的知识分子,甚至起着某种精神领袖的作用。释比仅限于男性充任,可结婚成家,他们没有宗教性的组织或寺院,但供奉历代祖师和“猴子童子”。据传,金丝猴是巫师的护法神,所以他们供奉的祖师爷和使用猴头法器,头戴的猴皮帽均与金丝猴有关。就是他们跳神时的步法,常用的两脚紧紧的并拢,上下左右跳跃据说也象征着猴子的步法。巫师的传授除少数是带子相承外,一般教师经过三年艰苦的跟师学艺而来。先学敲锣、打鼓,背诵咒语。入门后再学拉铁链、穿铁铧、踩红锅、舔铁铲、捞油锅等巫术。这些本领掌握之后,才可以出师。出师后由师父送给一套测声器。巫师的法器有猴头帽、竹帽、羊皮鼓、神棍、师刀、猴头、铜锣、令牌等。而以猴皮帽和猴头最为贵重。

  祭祀前备好祭祀所用的柏枝、松明、香、烛、纸、鞭炮和猪腰、青稞咂酒、公鸡等,再选择祭山所用“神羊”。以往由寨内养羊户自愿奉献,经过细致挑选的纯色公羊牵到会首处,经“释比”再次评选,得到会首和“释比”首肯后,用五色布条做成彩珠挂在羊角上。“释比”给“神羊”念“解秽经”。羌寨里的青年还要到山里挑选二根碗口粗的杉杆,剥皮后留下顶端桠枝十二枝,桠枝上插白色小旗,杉杆嵌上系着五色的彩纸栽立于“神林”前的空地上,其意义有两种传说:一是代表十二尊神;一是代表一年十二个月。

  太阳偏西,庄严肃穆,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祭山仪式开始。除了丧家、有产妇的人不能参加外,寨内十二岁以上的男性都要参加。人们身着盛装,带着月牙形或三叉形的馍馍,执事人员牵着羊子,“释比”敲着羊皮鼓边舞边唱。众人在“释比”的带领下,顺着崎岖的山路到“神林”处静候。“释比”交给执事人员一些白纸小旗,以示“忌神路”。规定:自祭祀起,三日内人畜不得进,如有违者,视其情节,重则重还一坛愿,轻则则用“刀头”、敬酒,请“释比”给神还一只公鸡方可了结。

  到达神林后,“释比”手执点燃的柏枝围绕杉杆边走边念咒语,给所有参加祭祀的人员及愿鸡、愿羊解秽驱邪。咒语为羌语,大意为:秽气到处都有,人、鸡、羊、杉杆上也有。人解了秽气,神才能接纳。今天弟子用点燃的香柏枝熏除了人间的一切秽气,神灵啊!请高高兴兴来领受。

  “出学”完毕,“释比”带领大家从已点燃的析枝上跨过羊。“神羊”、雄鸡、祭品也要用柏枝烟雾熏,以除秽气。羌人认为,天神是民族的老祖宗,山神是管水、山和森林的,地神是管土地,牛王是管衣食的。这四尊神对众生有功,需要还羊愿。“释比”将四只羊分配给四尊神。“释比”身穿短褂、白裙,头戴金丝猴皮做的三尖帽,手摇铃铛,用羌语念抖羊词,请四神认定自动控制的祭羊,领会众生的供奉。执事人员往羊身上泼冷水,在羊耳朵内放进青稞籽。羊因受冷水刺激发抖,“释比”就根据羊抖的情况,来预示来年庄稼的丰歉,一直到羊身上的水滴抖完,羌民认为诸神已满意地领受了供奉为止。这一过程称为“抖水”。

  在祭山还愿的过程中,“释比”念诵经文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份。经文祭山、还大愿、设坛敬神时才诵的“上坛经”。“释比”演唱时,左手执羊皮鼓,右手拿着鼓捶,神情庄重,按经词的韵律边唱边敲击。译为汉文为:千千兵马、万万神军,从前羌民风餐露宿,靠了石匠砌起房屋,才得安居乐业,可惜身体不好,骨瘦如柴。羌民无奈,在神前许下大愿,来年庄稼收了,猪养肥了,酒做起了,五谷之神不吃,羌民不敢吃,所以现在敬酒还愿……让全寨老少男女雹灾无灾无难,无病无痛,走东赶西,大吉大利……

  诵完经文,“释比”将早已准备好的用荞面做成的野猪、老熊等破坏粮食作物的野兽模型,放到一块小木板中央,再将做好的一只狗和一只猫放立在两旁,用来警示害物。“释比”念咒语,列数害物糟踏庄稼的种种罪恶,最后手执“神刀”将它们剁碎,并大声用羌语问询众人:“害物消灭了没有?”在得到大家肯定的答复后,“释比”将剁碎的荞面捏成一个圆坨,含着咒语将它塞到附近的山洞或墙洞,并把用荞面做好的狗和猫放在洞口的两旁,封闭洞口,意喻害物从此再不会危害庄稼。

  以上仪式结束已是深夜,鸣炮三响后,会首给诸神磕拜完毕打开咂酒坛,请“释比”做“取达”。“取达”为羌语,意为请天神领受祭品,“释比”双手平握酒杆,用羌语向天神禀白:今天羌人将自种自酿的青稞咂酒敬献给您和诸神,请来领受和品尝我们的心意。

  黎明时分,开始还愿。执事人将“神羊”分别牵到天神、地神、山神、牛王四位神位前跪着,“释比”在每尊神位前边击鼓边唱边跳,身子略朝前倾,双膝微曲,呈半蹲姿势,“咚咚咚”击鼓三次,左脚向斜上方跨出一步,再击鼓三次,左脚退回原地,直立身体,目光正视神位,面带微笑。然后右脚又恢复左脚动作开始舞蹈。口中念诵还愿经文,当经文念诵完毕,“释比”立即下跪,执事人员这时已将羊子杀死,鼓点也由急而渐缓结束。

  仪式最后,“释比”借诸神旨意向年轻一代讲述羌族先祖丰功伟绩和艰苦创业的历史,要求全寨人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惩恶扬善,并由有声望的策划者、或者寨首,宣布乡规民约等事项。

  整个祭山还愿会活动至此结束,各户人领取所分的肉和汤,执事人员肩扛羊皮,向寨子走去。“释比”击鼓边舞边唱“下愿词”,鸣炮三响,众人跟随“释比”演唱下愿词。这时,每户在家的妇女都走到寨前迎接,向“释比”和参加祭山还愿会的人问候,说些“辛苦”的话,“释比”也向迎接的妇女封赠“吉利”的话语。

  羌族——多神信仰

  宗教是现实世界虚幻的、颠倒的反映。古代的羌民,由于对自然现象的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等无法理解,对天灾人福的恐惧,于是产生了“万物有灵”的观念和自然崇拜。进入阶级社会以后,这种自然崇拜的“自发宗教”逐渐发展成“人为的宗教”。

  古羌人生产力低下,科技知识贫乏,无法理解自然界的各种现象而产生“多神信仰”。认为“万物有灵”,包括有生命和无生命的动植物山、石、水、土、日、月、星、辰、风、雷、雨、电等自然现象,老师有“灵”的,尚有“灵”的东西就不能来到这个世界。羌人迁徙到岷江上游的高山深谷,通常遇到气候多变:旱、涝、雹、洪、风;地质多变:崩、塌、垮、陷、裂;其它诸害:病、疫、瘟、虫;加之猛兽凶禽危害,认为“神”才能管理、控驭这些灾害,人们只有“敬神”才能消灾灭祸。羌区宗教虽受佛、道、喇嘛教的影响,但仍保留着原始“图腾”的内核,集贸在多神崇拜阶段,把与人密切相关的物都尊崇为神。各类神各管各的执事,因受地域环境影响,特别地神的名称、祭拜不同。一致的是均崇拜天神“木比塔”,诸神均由“白石神”为代表。

  羌人崇拜的神有五大类型:

  (一)自然神

  自然神有:天神、太阳神、月亮神、星星神(俗称:星宿)、山神(每座山都有神名)、水神(有井、溪河、江)、火神(电闪、磷火)、龙神(雨、雪)、雷神、田神、土地神(有家神、青苗、长生等)、道路神、石神(白石、峻岩)等等。

  (二)动植物神

  动植物神有:六畜神(马、牛、羊、鸡、犬、猪)、树神、五谷神等。

  (三)部落地域神

  部落地域神有:地盘业祖神、寨神。

  (四)家神

  家神有:家神、祖先神、男女祖先神、男女保护神、房神、圈神、门神、灶神、角角神、仓神、火塘神、媳妇神等。

  (五)劳动工艺之神

  工艺之神有:石匠神、铁匠神、木匠神、巧神(智慧神)等。除此,还有观音、如来、君、玉皇、关圣、川主、地母、娘娘、平正王、乩仙、罗江等。羌人自己尊崇的神都有出版和神话传说,是与所从事的各种生产和有过重大贡献的人以及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联的,认为这些神都能支配民族兴衰、人畜安全、五谷丰收。

  关于“白石神”和种种传说:白石(羌语俄比尔子)是羌人诸神代表的标记,不管在祭祀重地、路旁田边、山坡水域、房顶宇庙处处可见。相传:羌戈大战“时,神灵指引用白石击败戈基人,羌人领袖告诉众人白石击败了戈基人,各带一个回去。又传,禹生时其母用白石剖腹产。又传始祖木姐珠和斗安珠(燃比娃)在天堂婚后下凡,阿巴”木比塔“告诉他们:“五块白石你代(带)回去,供在人间房屋顶,太阳一照银光闪,天庭可以见到你”。雁门乡羌人房顶供五块白石分别代表:昼夜神、天神、地神、树神、猎神;三江乡人则分别代表:男女祖先、天神、山王、火神、牛羊神;龙溪乡则分别代表:天王祖先、寨盘业祖、六畜神、火神。又传天神司火的管家爱上了人间宝石寨龙尼女,两人婚配,管家要回天庭与龙尼女说:“你生了儿子取名燃比娃”。火娃长大去天庭寻父,并要盗火种下凡,几次被发觉,其父说“我把火种在白石中,你回去撞击将出火”。从此羌人有了火。对于白石神的信崇还与古羌人游牧保存火种有关,今羌人上山必带火镰、火草、白石。县内羌区供奉的部份神有:

  绵虒镇:天神(阿巴木比塔,羌语,下同),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燃比娃)、家神(基西色)、白山神(苏不色)、黑山神(树祖神)、树神(披如色)、雪隆包神(果果色)、水神(颛色)、寨神(不主色)、溪神(哭颛色)、河神(岷江、塞颛色)、火神(翁不色)、火塘三脚每只代表一神叫祖先神、传号神、媳妇神(吉兹阿)、男祖神(母巴色)、左门神(独蒙吹)、右门神(那蒙吹)、房神(色多色)、六畜神(牛、马、羊等八扎色)、五谷神(瓦杷格作色)、岩(燃色)、地神(选看)、羊神(侧色)、牛王(一门色)、房屋神(始多色)、仓神(昼确色)、角角神(其不色等等。

  雁门乡:天神(木比塔)、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斗安珠)、祖先神(木初)、工匠智慧神(色斯奇)、男保护神(密怕路)、女保护神(色帕路)、火神(木枯)、男祖先神(活叶色)、女祖先神(卫叶色)、地神(树卜)、寨神(诺的基)、山神娘娘(拆格色)、水神竹枯色)、羊神(侧须须)、牛神(石夺)、门神(那厄肚杜)等等。

  龙溪乡:天神(阿爸木比塔)、最人的天神(马必且)、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燃比娃)、山王(曲吉)、寨神(阿补基雅)、家族保护神(恰达里古马比吉)、门角神(现厄阿底昔古柏)、羊神(六畜神、萨达得格卜自且)、祖神(一别打木)、水神(黑阿谷列树列且)、火神(木易谷谷胡一且)、男祖宗神(的尔谷莫一且)、女祖神(媳妇神、昔特谷谷岩一且)、铁神(苦巴未亚)、房神(锡达柳、寨盘业主(国若)、锄头神(觉比)、山神(纳黑色)、树神(勒旭)、石匠神(卡竹席母勒格西)。

  除信正神外,羌人还会有“邪”神,而对这些“邪”神既惧怕,又安抚,在认为无法的情形下,才去请“释比”(端公)作法驱除。如山妖、树精、各种兽禽精、路鬼、吊死鬼、、淹死鬼、魔头、黑煞等。最为惧怕的是“毒药猫”(又称“毒咩瓜”),遇人非正常死亡,小孩干瘦和胀鼓病等,都说是“毒药猫”害的,该“妖”连正神都难治,并认为此妖也离不得,一个地方倘没有“毒药猫”,人吃水也要毒人,还认为这些“鬼妖精怪”专惩罚那些不行善,做过恶事的人。

  其他民族的一些神也与羌人信奉一致,如最大的天神木比塔就与玉皇同等。也有单供老君、川主、娘娘、平正等神,最普遍的上信奉“观音”,认为“观音”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无事不晓、无事不管、无事不见的神灵,几乎每个寨子都有大小不同的观音庙,其它一些神在庙内只不过是陪衬。建国后,对神的敬奉逐渐淡薄,几乎不存在什么神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尤其是1986年又恢复祭山还愿会和重大节日祭祀后,部份庙宇已修复。

  (作者:陈晓华,汶川县地震办公室;罗进勇,汶川县博物馆)

编辑:周 琴

主题活动

相关文档


地方文明网站